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zecheng.ok的博客

文学,是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文学没有国界!

 
 
 

日志

 
 

怀念那记耳光(原创)  

2015-10-15 11:23:08|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初秋的早晨,一轮残月还没有落下,薄雾如纱,轻轻翻滚着,如仙女下凡那飘动的绸带。坡地里的蟋蟀叫得欢,这时,一少年卷着裤脚弓着背,朝着蟋蟀的叫声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可是,那叫声戛然而止,他的一只脚还没有落地,“金鸡独立”般站着,等待着,等待着......。此时,坡地里的蟋蟀声彼起此伏,走到这边蟋蟀声又停了,刚才那一只又叫了......又走到那一边,可是.....。真是“意欲捕鸣蟋(蝉),忽然闭口立”啊!

      一轮红日懒洋洋地爬上了山顶,“咚咚——咚......”学校的钟声响了,那少年如梦初醒,撒腿向学校跑去......

      那少年便是我。

      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所有装载着少年好奇与快乐的东西,都必须在大人的呵斥下偷偷去完成,即使是一只小小的木船或是一只不漂亮的风筝,也需自己想方设法去完成,因为大人们是不允许我们玩这些东西的,我们都得好好去读书,也只有读书,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那年代,确是如此。但生性好动、贪玩的我,却不怕父母那带刺的鞭子或是那青筋暴起的手掌,老师那侮辱性的“粉笔脸谱”在我的脸上不知画了多少次,但我依然“我行我素”。秋天的蟋蟀,夏天的鸟蛋,或是冬天那田埂上冬眠的青蛙,这都是我“季节性”的朋友,我从它们的身上找到我童年的快乐,它们的身上烙下我童年的懵懂与无知,也烙下父母的无奈与老师那“鄙视”的目光,或是那忍无可忍的巴掌......,我是快乐的。老师常常在班上说,如果我考试分数有蟋蟀的腿那么多(指60分),就好了,可是,每次都是那“缺腿蟋蟀的分数”(50分以下),老师对我已经是“完全彻底”的绝望了,于是,我在同学中有了一个“外号”——六条腿。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叫我,反正同学们都喜欢和我在一起,我们都相安无事,一起斗蟋蟀,一起玩耍,为了我们的蟋蟀一起迟到、一起早退、一起逃学,一起接受老师的“馈赠”,那永远画不完的“粉笔脸谱”。即便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怀恨”老师,我们“恨”的是同伴中那些最勇敢、善斗的蟋蟀,“妒忌”那些打赢了架而又鸣叫不已的胜利者,包括它的主人那得意的样子,其他的我们都不在乎,包括我们的学习成绩。老师常常给我们这些“蟋蟀迷”送上一些“雅号”,诸如“哨子”(60分)啦、“锄头”(70分)啦、“花生”(80分)啦。而那些“铜片”啦、“黑片”啦(按蟋蟀的颜色分)才是我们最上瘾的东西。它们是我们的“鸦片”,实实在在的鸦片!

      最快乐的是我们在一起斗蟋蟀。放学后我们都要进行一次“决斗”,这是我们的惯例。我们找来一个木做的洗脚盆作为蟋蟀的“擂台”,因为表面光滑的东西不利于“武士们”扎马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武士”放进去,希望它能为主人“捧回荣誉”、“光宗耀祖”,这个时候是最扣人心弦、激动人心的,那些充满汗味、满是鼻涕的脑袋都围在洗脚盆的周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武士”撕杀、拼命。然后是微笑、叹气、甚至是抽噎(这是被别人打败的痛苦!),这些都是大人们无法理解与感受的。那些“胜利者”会得到主人的“重赏”,小主人会把它放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装蟋蟀的纸盒)里,独自享受主人偷来的、那鲜嫩的花生......小主人甚至会抱着它一起进入梦乡!

      有一次,我为了捕捉一只大个头的“铜片”,忘了那上课的铃声,又迟到了。

“站住!”

     我刚想冲进教室,老师如雷灌耳的声音把我“定”在了教室的门口。我低着头不敢看老师,任凭汗水、鼻涕“水乳交融”地往下流,我紧紧地攥住装着“大头铜片”的火柴盒,等待老师的“恩赐”,时刻准备着......突然,装在火柴盒里的“大头铜片”不知怎的,竟不知时候地在盒子里大声地”唱歌”。老师一把夺过我的盒子,高高地举起,正想往下摔,闯祸了!蟋蟀竟然大胆地“骑”在了老师的头上!!

     全班乱套了,同学们个个笑得“人仰马翻”!我也“破涕为笑”。

“你也笑!”

“啪”的一声,老师的巴掌重重地落在我满是泥沙的小脸上,我顿觉“满天繁星”,但还是“坚强地挺了过来”眼泪簌簌地落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暴尸”教室的“大头铜片”......

      教室里很静,同学们惶恐地看着老师......我得到老师的“恩赐”是站着上完一堂课!这应该是我最认真“听”的一堂课!

      秋天,每当听到那蟋蟀的叫声,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此事,它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后来,我在蒲松岭的文章中重新认识了《促织》,也知道了它其他的“美名”蝈蝈啦、蟋蟀啦、促织啦、蛐蛐啦......

      童年,就这么有趣,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