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zecheng.ok的博客

文学,是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文学没有国界!

 
 
 

日志

 
 

30年的疑惑,现深信不疑(原创)  

2015-09-30 16:07:14|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凡是读过俄国作家屠格涅夫的文章《麻雀》(小学课本)一文,都会“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是作者“故意安排”。 我也一直在怀疑故事的真实性,在当时的人文环境中,屠格涅夫只不过是为了歌颂人类伟大的母爱以及爱而产生的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罢了,一只小小的麻雀怎么敢和一只猎狗搏斗(准备搏斗)?但《麻雀》的故事却一直以来在教育着我们的孩子。

      然而,这样的故事却在我的眼前重现。

      我家在农村,家门前绿树成荫,高大的龙眼树、婆娑的黄皮果树、柚子树,加上那翠绿的竹子,家,一年四季都在绿色的怀抱之中,苍天的恩赐着实也招来远方“朋友”的“妒忌”与青睐。于是乎,一年四季鸟儿每天都在这儿吵吵闹闹、嬉笑打闹、繁衍生息,好不热闹!自然,家人也乐在其中,任凭它们去放肆,不去打扰它们的生活......

      一日无事,躺在树荫底下的网床上看书,忽然,几声幼嫩的鸟声吸引了我,距我几米远的地方一只小鸟在扑棱扑棱地学者飞行,灰褐色的羽毛中间,那来不及脱掉的“绒装”在微风中摇晃,似乎还散发出雏鸟那特有的“芳香”,这分明是一只刚从窝里出来学飞的“头鸟”(我们家乡把第一个孵化出壳的叫‘头鸟’)。它初来乍到,根本不知道“飞行技巧”,不知道“飞行高度”与“安全系数”的关系,更不知道“试飞环境”的危险。或者说它的妈妈根本没有“批准”它练习飞行,它是偷偷“溜”出来的,这时,它的爸妈无奈地站在高高的树枝上,用担心的眼神俯视着那嘴角嫩白、“绒装”飘拂的孩儿,偶尔大叫几声,是教训、祝贺、亦或是指导?语言不通,我不再理会它们。几米......落下,又几米,又落下......不断地重复。

       这时,一只大公鸡看见那忽飞忽落的小鸟,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想“大饱口福”,公鸡迈着铿锵有力的“操正步”昂首挺胸地向“绒装”走了过来。

      奇迹出现了,原本站在树枝上的鸟妈妈和鸟爸爸像一支离弦的箭,直扑大公鸡。大公鸡没有任何防备,大红冠子挨了重重的一啄!“呱”的一声后退几步,当它看清在自己头上的是两架“歼—10”时,还没有来得及发射“铁嘴导弹”,第二轮攻击又开始了,只见它们夫妇俩轮番上阵,一会儿盘旋、一会儿俯冲、一会儿嘶叫、一会儿啄冠......大公鸡完全没有适应这样的战术,只好灰溜溜地跑了。

      真没想到它们夫妇有如此的“默契”!它俩又回到了高高的、没有危险的树枝上,去看自己孩子的“表演”。

      是夜,“绒装”没有再回到“家里”和弟妹、爸妈共享“天伦之乐”,爸妈那撕心欲裂的呼喊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绒装”孤立无援、无奈地卷缩在墙根下面,它不知道能不能够再见到明天的太阳,亦许是累了,它哆嗦着缩着脑袋,绝望地等待着死神的判决。

      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它父母的“壮举”感动了我,我轻轻地走过去,把鸟儿放在我的手心上,为了不让它受到伤害,我把它放在窗台上,让它度过了“恐怖而又安全”的一夜,

      我想,它第二天还能见到升起的太阳。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