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zecheng.ok的博客

文学,是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文学没有国界!

 
 
 

日志

 
 

老牛的故事(原创)  

2013-06-21 10:48:23|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就和五伯一起放牛,生产队有一头特别健壮的牯牛,叫“白毛牯”,不知是什么原因,它实行了“计划生育”结扎了,成了“阉牯”,于是它永远失去了“性福”,除了吃草就是干活,连打架的勇气也没有了。它乖善、忠实、厚道,从来不使计儿,所以,无论大人或小孩都喜欢它,于是,在农闲时,我就可以在它的背上寻找我童年的乐趣,“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高兴时它就驮着我吃草,驮着我在池塘里游泳......

       那个年代,生产队的活儿大多离不开牛,它们的劳动是繁重的,春夏秋冬,它们离不开缚在脖子上的“牛扼”。夏收夏种和秋收是它们最忙的时候,稻谷成熟它们白天得犁田,晚上还得拉着石碾子在晒谷场上转圈儿,把白天割下的稻谷脱粒,一圈圈、一圈圈地转着圈儿,沉重的脚步声、石碾子转动吱呀的响声,不知疲倦的蛙声,构成了一首乡村交响乐,伴随着朵朵白云飘向远方......向人们诉说着落后与贫困。

      夏天,老百姓就得种点杂粮来弥补主粮的不足,种得最多的是红薯,在当年,流传着这么一句口头禅“红薯养命,芋头加病,吃了木薯死都未定。”于是种红薯成了解决主粮不足的最佳选择,种红薯就得起畦,我们这里叫“调(tiao)厢",生产队的时代,农民是没有牛的,于是,乖善听话的“白毛牯”就成了“抢手货”,一个接着一个......

      有一天“白毛牯”“出事”了,我赶到出事地点时,那里已站满了人,因为频繁而沉重的劳作,“白毛牯”终于倒下了,那个驶牛的指着躺在地上的“白毛牯”说;“驶它不走,放它还‘抄’坎(牛用头或角顶撞其他地方,我们这里叫‘抄’),装死!”他还用鞭子狠劲地抽打......队长赶到时那人才住手,其实,“白毛牯”因为劳累过度,放开“牛厄”时,因站立不稳,身体斜挨着“坡城”似“抄坎”状,然后轰然倒地.....“白毛牯”躺在地上,无助的双眼望着周围的人群,绝望的泪水在眼眶里溢出,嘴的周围全是泡沫,那急促的呼吸声渐渐的变小......它准备到天国去了,我站在它的身边,鼻翼不停地鼓动着,牙齿轻轻地咬着伸进嘴里的食指,我知道“白毛牯”要走了,我的朋友要走了......

      一会儿,人们就把它的身体支解得七零八落,接着是一片分肉的叫喊声......顷刻间“白毛牯”成了一副让人怀念的骷髅......

      那一夜,五伯问我:“你吃了吗?(指分得的牛肉)”,我摇摇头,五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我似乎觉得他暴凸的青筋里的血液在奔腾,我抬头望着抽着旱烟的五伯,一颗泪珠滚落在他的烟斗里......五伯仰望天空,他在寻找着那曾经伴随着他,伴随着我的勤劳而善良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