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zecheng.ok的博客

文学,是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文学没有国界!

 
 
 

日志

 
 

浅谈《诗经》中的爱情诗  

2011-02-17 11:27:59|  分类: 教育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谈《诗经》中的爱情诗(原创)

 

(本文是我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之论文,请各位博友赐教)

[ ] 以爱情、婚姻问题为题材的诗在《诗经》中为数很多,《诗经》中的爱情诗内容相当丰富,几乎囊括了人类爱情生活的各个侧面和各个阶段,其中不乏描写男女之间的传世佳篇。《诗经》中爱情诗因为其叙事简洁而让人过目不忘,本文着重从爱情诗中的思想内容、艺术风格等方面进行论述。

 

[关键词] 诗经 ;爱情诗 ;思想内容 ;修辞手法

 

 

《诗经》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文化人,不能不读诗经。《诗经》中的爱情诗更是《诗经》作品中一朵灿烂的鲜花,它的出现奠定了中国爱情诗篇的基础。爱情是中国文学中最古老的话题,开辟中国抒情诗先河的《诗经》,其爱情诗令人赏心悦目,如痴如醉,如一部爱情电视剧的重现。在《诗经》的305篇诗作中,有五十多篇是直接描写爱情的,这些诗对男女间的爱慕、追求、幽会、思念作了淋漓尽致的描述,细致入微地刻画了恋者的神态,惟妙惟肖地描写他们的内心活动,呈现出一幅幅优美真切、哀婉动人的民情风习画。

一、《诗经》中爱情诗的思想内容

1、自由浪漫的纯真爱情

    《诗经》的产生标志着我国古老文化的开始,中国文学正式拉开序幕。由于当时社会决定了文化发展的自由性和局限性,因而此时的爱情诗更多地体现了自由浪漫的艺术风格,男女间的爱情是自由浪漫的,撇开了现代婚姻中“明媒正娶”的束缚,向往自由。表现男女间纯真的爱情诗篇大多写得十分热烈,那种自由浪漫的纯真爱情,令人赞叹,他们求爱、幽会的地点、时间大多充满诗情画意,不是在春天的小河边就是在翠色欲流的树林中,这种自由浪漫的求爱方式融万物精灵于其中,正如动物界中一切求偶的动物一样,大胆而热烈。爱情诗中的首篇《周南﹒关雎》[1]是我国最早的爱情诗之一,诗中描写一位男子向在河边采荇菜的姑娘求爱的故事,男子见到貌美的姑娘时,旌心荡摇,立即向姑娘求爱,大胆向姑娘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而且一见钟情,以至后来“辗转反侧”,终是一相情愿,把浪漫纯真的爱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河边采荇菜的姑娘没有理会这位多情浪漫的男子,而聪明的男子,采取积极乐观的态度的解脱方法—以想象来享受求爱而得到的欢乐,成了阿Q式的人物。

爱情表达上的自由浪漫,在描写情人的热烈和幽会的诗篇中更为突出。如《陈风﹒东门之汾》、《卫风﹒木瓜》[2]等多么浪漫纯真,如《郑风﹒溱洧》[1],描写的是郑国的民间节日,青年男女踏青的盛况与欢乐,在盛会的那一天,青年男女也借此机会互诉衷情,就如我们广西的“三月三”的歌圩。男女双方大胆而又热烈地追求对方,频频地向心上人射出“丘比特”之箭,在游人如织的环境中,忘记了游人的存在,一心向对方诉说自己的爱慕之情,大胆地向对方诉说自己的爱。诗中的青年男女生动有趣的对话,生动的语言描写,生动地刻画了自由浪漫的纯真爱情,表达了求爱者的主动、热情、开朗、大方的性格,如: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询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謔,赠之以勺药。在洧河边,人们快乐地尽情玩耍,这对恋爱中的男女,沉浸在快乐之中!他们相互赠送芍药,作为定情礼物。(《郑风﹒溱洧》)[1]姑娘禁不住春天的诱惑,主动邀请意中人去观赏河外风光,多情的青年男女尽情地在明媚的春光里嬉戏,用一枝山上采来的芍药送给自己的心上人,这种爱情的表达方式是何等之浪漫!男女双方没有“门当户对”的束缚,以小溪、山花为媒,这种浪漫只属于我们淳朴的先民,现代市民是不能与他们相比的。不论是盛大的节日,还是日常的劳动,只要有机会,男女双方都可以互诉衷情。信手拈来一物,鲜花也罢,小草也罢,都可以作为一种求爱的礼物,这种纯真的爱情是浪漫的、自由的。

2、坚贞不渝的爱情

爱情是人们永恒的主题,坚贞不渝的爱情是男女一生中永恒的追求。《诗经》中表现坚贞不渝的爱情诗总是让读者感到有一种感人至深的诱惑,读来不觉长长嗟叹!犹如嗜酒者拿着醇香的杜康酒一样,赞不绝口。而当你读完《诗经》中的一首爱情诗时,你会不停地说,好诗,好诗!《郑风﹒出其东门》[2]写了城东美女如云,但小伙子不为所动,感情专一,只一心恋着那位“编衣茶巾”的贫家女子。《王风﹒采葛》[2]“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对心上人是何等的专一,思念是何等之深切!在这首诗中,艾草被寄予了千年不言不语的相思,在这里还寄托了女主人公永恒的相思与等待。《卫风﹒伯兮》[2]里的女子,以自己的丈夫为念,以致于茶饭不思。随着时间的推移,思念的加深,以至后来成为“首如飞蓬”的“疯女子”了。由于当时诸侯战乱,男人大多都戊守边疆,保家卫国,更加增加了女子对远方丈夫的牵挂与忧虑,以至于达到“睹物伤情”、“视景伤怀”的地步。如,《王风﹒君子于役》[1]中的山村女子,看到傍晚时分“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的情景,潸然泪下。虽然丈夫在外,难耐相思之苦,但在家之妇没有“红杏出墙”,在外之夫也没有“沾花惹草”。这样的爱,是纯真的,最让人念念不忘,刻骨铭心的,这样的爱才是永恒的,这样的感情才往往是最真挚的,最动人的。

3、难耐的相思之苦

《诗经》中爱情诗中的男女主人公,大多通过人物的内心世界的描写,用白描的手法,把男女双方的相思之苦描写得淋漓尽致。“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王风﹒采葛》)[2]姑娘对意中人的思念是多么的热烈。在平淡的劳动中仍念念不忘心上爱君,一日不见,如别三秋,足见对意中人的“牵肠挂肚”!《东山﹒豳风》[1]的女子,由于丈夫在外打仗,以至于望着丈夫征战的方向也满脸相思泪,“有敦瓜苦,在烝粟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看到漱口的工具,灶边的柴火,都激发对丈夫的思念,点燃心中的思念之火,而退役中的丈夫归心似箭,在归途中,不断地思念妻子,和妻子在一起的美好的时光。“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回想和妻子在一起的结婚的情景,多美好啊!而现在归期遥遥,只是眼前的相思之苦罢了。《周南﹒卷耳》[1]是一首很妙的思妇诗,写丈夫远行妻子之苦,竟能把她的心理曲尽地描写出来,“采采卷耳,不盈倾筐,”我去采耳,可是一只小小的筐子,我也采不满,这并不是因为卷耳少,实在是没有心思去采它啊!是因为我怀念心上的人,在千里迢迢的大路上。她虽然想“我姑酌彼金罍,维以永怀。”但思念一刻也没有停止,借酒消愁,又有何用?只有“思”上加“思”罢了,所以最后还是“云何吁矣!”为什么我又在那儿长吁短叹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这种真情的思念把一种青春的躁动与难耐变成一张思念的脸。是对两颗灼热的爱心的深刻描述。

4、觉醒的妇女形象

《诗经》中爱情诗中所描写的妇女形象,大多豪情奔放,如一匹脱缰的骏马,在爱的草原上自由奔驰,去追求属于自己的爱,她们大多是浪漫的、洒脱的。封建礼教的束缚,是对男女婚姻的一种摧残,礼节的束缚、干预和压抑往往成为扼杀自由爱情和幸福婚姻的凶手。为争取婚姻自由,真情相爱的青年男女也会大胆起来反抗礼教的束缚,冲破世俗的偏见,追求自己理想的伴侣。如《娜风﹒柏幼》[2]中的女子,当自己的恋爱受到自己的家长的阻挠时,明确表示“跪彼两髦,灾为我仪,之死矢靡它。”远在两千多年前,一个弱女子能如此坦率热烈地表白自己内心诚挚的感情,不仅反映了古代妇女对理想爱情和幸福的追求、渴望,而且也是向旧的婚姻制度的挑战。缪塞说:“妇女追求爱情的献身精神常常比男子为了爱情而自我牺牲更富于人性的审美价值,更具有一种高贵纯真而优美的艺术魅力。”(《一个世纪儿的忏悔》)[4]觉醒中的妇女形象,表现最为突出的是《氓﹒卫风》[1]中的妇女,诗中所描写的是一位被丈夫抛弃的妇女,她没有在礼教的束缚下消极沉沦,而是抬起高昂的头,直诉丈夫的负心,是对负心男子的批评和指责,在当时以男子为中心的时代,如此刚烈的妇女形象并不多见,她能够从失败的婚姻坟墓之中爬出来,寻求新生,寻求属于自己的天地,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氓﹒卫风》)[1]女子对负心的丈夫下了“判决书”,你不要再想过去的美好爱情生活能再回来,因为你反复无常,感情不专一,和你分手算了,表示女子公然决绝之心。

二、《诗经》中爱情诗的艺术风格

1、幽雅的环境描写

《诗经》中爱情诗的环境描写,大多是自然纯朴的,每首诗都注重环境描写,描写的环境来源于大自然,要么是山间溪流,或是村边城旁,都给人一种清晰明快、幽静、安谧的感觉,为恋人创设一个幽雅的相会环境,可谓独具匠心。《关雎》[1]描写的环境是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河,水中的沙洲,绿树成荫,斑鸠啼鸣,俨然是一幅山水画。诗歌的风格往往是随着诗歌的内容和它所描写的环境不同而变化,例如写黄昏幽会的诗“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哲沂。”(《陈凤﹒东门之杨》)[2]这正好表达了黄昏时分宁静的气氛,情人在星星开始眨眼睛的时候幽会,达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的统一。整首诗浸透了黄昏幽会时那种特定的心情和景色。在黄昏的时候,月亮没有升起,星星发出煌煌的光亮,四周却很幽静,诗人在屏息地等待情人,杨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衬托出主人公恬静、焦灼的心情,描写得十分细腻。《王风﹒君子于役》[1],抓住黄昏时农村特有的景色来刻画主人公难耐的相思之情。“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不来。”的黄昏景色。黄昏时分,连鸡、鸭、羊都成群结队回家,而我的心上人呢?今晚我又“辗转难眠”了,把女主人公那颗躁动的“芳心”表现得淋漓尽致。把一个活生生的思妇形象描写得栩栩如生。

2、浓烈的抒情风格

《诗经》爱情诗大都具有强烈的抒情性,这是由于诗反映的内容本身所决定的,因为爱情就象一首抒情的诗。如《卫风﹒氓》[1],这首带有叙事性的诗,先叙述了一个女子爱情和男子结婚,婚后被男子抛弃。诗的开头写她与男子恋爱的经过,“氓之贵贵,才抱布贸丝,来即我谋。”男子抱着丝绸来同女子商量婚期,这里将恋爱双方的思想和恋爱经过都写得十分的细腻,特别是女主人公的心理和神情,都是精工之笔。“送于涉淇,至于顿丘。”一个“送”字,道出男女双方的含情脉脉。《三风﹒采葛》[2]中的“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把一个望眼欲穿的思妇形象描写得栩栩如生。思念是难耐的,长久的等待更是令人心碎。此乃“望穿秋水”也!

3、富有特色的人物形象

《诗经》中的爱情诗不论长短,大都能够刻画出一定特征的人物形象。如《卫风﹒氓》[1]中从向往、留恋,到被男人抛弃,最终惊醒,决绝离开负心男人的女人形象;《关雎》[1]中因“求之不得”而“辗转反侧”的君子形象;《子拎》[2]中因男子不能见女子又不给少女音信而使得少女忧怨苦闷的形象;《东风﹒豳风》[1]中“睹物伤情”的妇女形象;《周南﹒卷耳》[1]中借酒消愁,又自我解嘲的思妇形象。这些人物因各人的身份不同而各具特色,绝非千人一面。诗的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也就表现在这里,但相对而言,这些人物形象还十分单薄,作者只是简单地勾画出一个人物神态而已,并没有像现代人物描写得那么细腻具体。一方面是由于历史时代的局限性,诗人不可能把握住人物特征的各方面来写,不像人物描写中抓住人物的外貌、神态、语言、心理活动去刻画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如《君子于役》[1]中的女子,作者就没有抓住女主人公的特征进行细致的描写,只是着重于女主人公思念之情的描写。再者由于词汇的局限性,不可能准确地刻画人物形象,这是历史时代的局限。如《王风·采葛》[2]中的主人公,作者只着重于抒情描写。另外,中国诗歌的发展历时几千年,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格律的限制,没有活泼多样的诗体形式,一个极为复杂的人物形象很难在这种结构固定的诗体中表现出来,这是文学形式本身的局限性所决定的。

4、爱情诗“诗中有画,诗画合一”

《诗经》中的爱情诗,无论那一首,都给读者一个清晰的画面。诗人只淡淡的几笔,就把一幅美妙绝伦的诗画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并且都给读者一个想象的空间,为中国诗歌的“意境”描写奠定了基础。后来的诗是在先辈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后人称赞王维的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不无道理。当时绘画流派还没有正式的兴起,爱情诗中的“环境描写”应是绘画流派的先驱。《诗经》中爱情诗的第一首《关雎》[1]一开头就把一幅山水画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关关之雎,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清清的小河中,有一个绿草如茵的小沙洲,年轻貌美的女子在水中荡舟采荇菜,春水和着美人的倩影,“关关”地啼叫着的小鸟,在寻找心中的配偶,站在岸边的男子,望着在水中荡舟的少女,听着小鸟求偶的叫声,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这是人与社会的和谐统一。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求偶”图啊!《王风﹒君子于役》[1]的思妇形象,通过一幅黄昏的乡村景象而呈现纸上。“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黄昏的时候,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落日西沉,一个女人站在大路旁遥望远方,家里的鸡群慢慢地走进窝里,远处的大公羊,跷起高高的头,带着羊群向村里走来……一幅“乡村落日”的思妇图展现在读者的面前。这种浪漫情调的画面几乎在任何一首爱情诗中都能找到,诗人可谓是独具匠心,在欣赏诗的浪漫韵律的同时,也感受着画的现实与具体,是抽象与具体的辩正统一。

三、《诗经》中爱情诗的修辞手法

1、夸张

夸张,在现代文学中运用较为普遍。在《诗经》的爱情诗中也有运用夸张修辞手法的,只是由于格律格式的局限性,及当时人文环境的限制,没有普遍运用于诗歌中。“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王风﹒采葛》)[2]诗人采用了相同的格式,“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三岁兮!”,大胆地运用了夸张,把妇人难耐的相思之苦表现得淋漓尽致。

2、比兴

关于比兴本身的含义,按一般公认朱熹的讲法,比,就是比喻;以彼物比此物。兴,即“起兴”,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从《诗经》来看,比兴在具体的作品中的表现,既有独特的比和兴,也有比兴两者融合运用的。

先看比,即比喻。《诗经》中爱情诗用比喻的地方很多,手法也富于变化。如《氓》[1]用“桑之落矣,其叶沃若。”借桑叶鲜嫩润泽比喻女子青春美丽,年华正茂。“桑之落矣,其黄而陨。”以桑叶的黄落比喻女子年老色衰,也比喻夫妻之感情的变化。《东山﹒豳风》[1]“蜎蜎者躅,丞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诗人把野蚕与人相比,野蚕宿在桑叶间是正得其所,而人蜷缩在车轮下,是处非其所。《氓》[1]“于嗟鸠兮,无食桑椹!”据说斑鸠多食桑椹会醉,用来比喻不要沉醉于爱情,负心男子“二三其德”你何必沉醉于以前的欢乐呢?《桃夭》[3]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用桃花的鲜艳美丽,比喻新娘子的美丽动人的容貌。由于诗人在爱情诗中恰当地运用了“比”的手法,把抽象的事物具体化,使作者抒发的感情更加含蓄、细腻。

兴,这是最具有《诗经》个性特征的修辞手法,在《诗经》爱情诗中,最能显示“兴”融景融物生情,引起男子向女子求爱的故事。又如《桃夭》[3]一诗中开头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写出了春天桃花开放时的美丽氛围,可以说是写实之笔,但可以理解对新娘的美貌的暗喻,又可说再是烘托结婚时热闹的气氛。由于“兴”是这样一种微妙的、可以自由运用的手法,后代喜欢诗歌的含蓄委婉韵致的诗人,对此也特别有兴趣,各自逞技弄巧,翻陈出新,构成中国诗歌的一种特殊味道,形成中国诗歌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总而言之,《诗经》中的爱情诗,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开辟了中国诗歌的先河,它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光辉的起点,为中国的文学发展奠定了基础。

 

 

 

[参考文献]

[1]韩传达.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M]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6

[2]晓平.诗经[M]长春:吉林摄影出版社,2004

[3]韩兆琦.简明中国文学史[M]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6

[4]匡兴.欧美文学简史[M].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8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