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zecheng.ok的博客

文学,是人类心灵沟通的桥梁.文学没有国界!

 
 
 

日志

 
 

怀念秋天(原创)  

2010-05-24 09:02:07|  分类: 散文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边初秋的早晨,到处弥漫着浓浓的、带有盐味儿的“咸雾”,露珠张开惺忪的眼睛,打着呵欠,松针上的露珠嘀嘀哒哒的往下跑,朔月没有落下,空旷的原野上,只见一个佝偻着身躯的老头,卷着裤脚,扛着火鸠网,行走在秋的怀抱里,他,就是我的五伯。

五伯是个“三无产品”,无妻无儿无女,但对我钟爱有加,把我视为“掌上明珠”,每天放学后,我都要到他那儿去,他总是变着法儿逗我高兴,有时是几只蟋蟀,有时是几只鸟蛋,有时是一串红灿灿的野果。总之,在那儿我享受着无穷无尽的乐趣,在他的怀里,在他的腿上,有我撒娇的痕迹,我在那里也拾回很多故事,如:“牛郎织女”啦,“董永”啦!

五伯单身,队里给他一个“美差”—放牛,他不需每天在队长的沙哑的叫声中按时出工,队里那几头大水牛成了他最忠实的朋友,他只需把牛赶出去,就尽管做自己的美差—打火鸠。

小时候,我学习不太用功,总是贪玩,于是总是盼望尽快走出教室,到五伯那里去,盼望秋天的到来。每到秋天,五伯总是带着我一起去打火鸠,那高兴的劲儿就别提了,去是去了,但是帮不上忙的,每次到达目的地,我总是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活动。有时平整“火鸠地”,我只好同笼子里的“火鸠媒”一样,呆呆地困在那里,我望着笼子里的“火鸠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媒儿”你也许和我一样贪玩吧,不然,怎么会呆在五伯的“笼子”里呢,“媒儿”呆呆地望着我,有点“同病相怜”的感觉。

打火鸠是一种有趣的事儿,首先得选好场地,场地一般选在山坡的草地上,或是“中造”成熟的稻田里,把收割后的稻田略加修整,把网布下。火鸠网像两扇平摆着的门,在两扇门的中间,留着空位,用以安放“火鸠媒”,“火鸠媒”被五伯放在一片弯成弓形的竹片上,眼睛用线儿缝着,像打瞌睡一样站在竹片上,用以引诱同伴的降落,在火鸠网约莫10米的地方,用竹枝或其他东西编成一个“屏风”,我和五伯就趴在那儿等待火鸠的到来。

海边的秋,雾重而稍带凉意,趴久了,总想挪一挪身子,但五伯是绝对不允许这样做的。

望着湛蓝的天空,总觉得天地间只有我和五伯。

“火鸠为什么还没有来!”

“你同它商量好了吗?你知道,山精水灵啊!做事得有耐性子。”五伯叭哒叭哒地抽着旱烟。

“耐性子”,我有吗?就因为我没有,以至于差点儿荒废我的学业。

“五伯,你看!”天边突然出现芝麻般的小黑点,这时五伯兴奋得青筋暴起,双手紧紧地抓住拉网的线……

五伯轻轻地拉动拴火鸠的线,“火鸠媒”轻轻地扇动几下翅膀,火鸠群以为同伴在下,于是盘旋而下……将要着地的时候,它们又飞走了。

火鸠,你鬼精!”我狠很地瞪了一眼,望着远去的火鸠。

“你想它来它就来?它听你话?得耐着性子等……”

我眼巴巴地望着天空……这时,天空又出现了芝麻般的小黑点。

“五伯,你看!……”

五伯用力一拉,“啪”一声,“门”关上,火鸠群全军覆没!

我欢呼着,在五伯的笑声中冲出“屏风”……

“记住,做事没耐性子怎么行呢!”

是五伯教我做人,让我懂事,催我自新。

“做事要有耐性……”这是五伯留给我的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